新用户注册

完善资料

选取头像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城市

纽约这楼看上去不一般,却是城市住房供给计划的一部分

王倩蔚2018-04-12 07:48:54

如何为公民提供更多稳定、舒适的住所是政策制定者们需要考虑的问题,这关乎公民最基本的生存权利,而无关于我们在社会中所处的位置或扮演的角色。

在纽约布鲁克林的 Bedford-Stuyvesant?街区,将会出现一栋 10 层楼高、外观呈不规则状的白色建筑。

这是里伯斯金建筑工作室(Studio Libeskind)最新公布的经济型公寓的方案。它将为 60 岁以上的老年人提供 197 户价格非常低廉的、舒适的住所——租期可长达 99 年,始建工作将于 2020 年开始。

1958 年迄今, Bedford-Stuyvesant 街区的 13 栋建筑已为 2400 户居民提供了公共住房,加上周围绿地、篮球场、停车场在内的 22 英亩区域,被统称为 Sumner Houses 。然而,之前落成的住房都是四四方方、中规中矩的砖砌建筑。这也可以理解,社会和经济效益往往是这类建筑的首要考虑,设计因素则被弱化了。所以,里伯斯金这次的设计显得大胆前卫。

建筑的不同切面可以更好地和街区以及周围的环境产生交互。当然,这种设计也兼具功能性。它们作为公寓顶部的入口和高层的阳台,能够为居民创设更加宽敞、透亮的视野。在建筑的中央,还会建有一个私人庭院。

建筑之外, 10285 平方英尺(折 5955 平方米)的公共活动空间正对着 Marcus Garvey 林荫大道,居民可以在这片区域里漫步、休憩。

建筑方案图(来源:dezeen)

里伯斯金建筑工作室的创始人丹尼尔·里伯斯金( Daniel Libeskind )是一位波兰裔美国建筑师、艺术家、教授和布景设计师。他之前的建筑作品包括柏林犹太博物馆( Jewish Museum )、帝国战争博物馆北馆( Imperial War Museum North )、丹佛美术馆( Denver Art Museum )等。2003年,他的设计方案还赢得了世界贸易中心( World Trade Center site )的重建项目。虽然从青少年时间起,里伯斯金就生活在纽约,并于 1989 年在纽约建立了自己的建筑工作室,但这却是他第一个在纽约市正式建造的项目。

除里伯斯金建筑工作室以外,一些服务于住房和社区的非营利组织及社区团体也会参与到这次的设计和建造工作中来。它们包括 RiseBoro Community Partnership 、 Urban Builders Collaborative/Lettire 和 Selfhelp Communtiy Services 。

这一建筑也是纽约市长比尔·白思豪( Mayor Bill de Blasio )在去年 11 月取得连任后公布的“ Housing New York 2.0 ”计划的一部分。它致力为城市中的中等收入者提供更多可负担的住所;同时,保障年长者、无家可归者、身患残疾者等弱势群体的居住权——在 2026 年前,计划建成并维护 300000 单元的经济适用房。

从 1999 年至今,纽约的房价已增至 3 倍以上;与此同时,家庭平均收入却在同一时期跌落了 11 %。居民的住房压力不言自明,而这种压力往往会不成比例地影响一个社会中的边缘群体。纽约大学福福曼中心2016年发布的《纽约住房拥有及其机会报告》( Citi Report on Homeownership& Opportunity in New York City显示,黑人和拉美裔的家庭相较于白人和亚洲家庭而言,拥有自有住房的比例更低,他们只能依赖于租房市场。另一方面,租房市场中猛烈的竞争正不断提高租金,想要寻找到可负担的租房显得愈发困难。

据估计, 2040 年之前,纽约老年公民的数量将会上升 40 %,他们多是收入较低且不稳定、面临租房压力的人群。“老年人优先”( Senior First)作为“ Housing New York 2.0 ”的子项目,会针对性地考虑这一群体的处境和需求,为他们提供和完善居住环境。

2014 年提出的“ Housing New York ”曾提出每年为城市提供 20000 数量的经济适用房的目标, 2.0 计划则希望此前 4 年取得的成果上,加快和扩大这一定位。

除为弱势群体提供更多住房外,这一计划还将包括:为现有户主提供必要的维修;利用科技和创新的设计扩大微型公寓、组装式公寓的居住空间;帮助 Mitchell Lama ——一项由纽约州参议员 MacNeil Mitchell 和众议院 Alfred Lama 资助的非营利性经济型住房项目维持新建住房的能力;在快速变化的社区,帮助非盈利组织组织买下传统租金稳定的住房,以保证现任居民的可负担能力等。

如何为公民提供更多稳定、舒适的住所是政策制定者们需要考虑的问题,这关乎公民最基本的生存权利,而无关于我们在社会中所处的位置或扮演的角色。它也同时是衡量一个社会是否是以自由、公正等普世价值为导向的重要因素。

这看起来好像应该是每一社会取得的基本认同,但在当下,一些事情证明,它仍需要被不断重申,甚至为之抗争。

题图来源:dezeen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